美国80多名波士顿研究人员研发新冠病毒疫苗 为什么国外将新冠病毒命名COVID-19

  由波士顿科技(Boston science)的重量级人物牵头,美国80多名波士顿研究人员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将于今日启动,该项目旨在应对迅速蔓延的病毒性疾病covid19,为什么国外将新冠病毒命名COVID-19。
  由波士顿科技(Boston science)的重量级人物牵头
  一项耗资1.15亿美元、由波士顿科技(Boston science)的重量级人物牵头、由一家中国房地产开发公司提供资金的合作项目,将于今日启动。该项目旨在应对迅速蔓延的病毒性疾病covid19。该项目汇集了该市许多顶级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员,以及Moderna等当地生物技术公司。领导这项研究的人希望他们能迅速将资金投入到研究中,建立一个新的样本库,这些样本来自受感染者和社区监测,科学家们可以迅速共享这些材料。他们预计,该项目将回答有关COVID-19如何传播以及如何最好地预防和治疗感染的关键问题。
  免疫学家布鲁斯·沃克(Bruce Walker)是艾滋病毒/艾滋病研究的领导者,他说:“是时候利用波士顿地区现有的所有知识了。”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拉贡学院院长;以及合作的联合负责人。他与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恒大免疫疾病中心(Evergrande Center for Immunologic Diseases)和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联席主任阿琳·夏普(Arlene Sharpe)共同领导了这个项目。沃克和夏普是周一在哈佛医学院会面的80多名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中的两位,他们亲自或远程(就中国的合作者而言)敲定了这项努力的细节,包括如何优先考虑资金需求。
  沃克和其他四人,包括夏普,今天下午在《波士顿环球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宣布了这个项目。参与合作的其他着名研究人员包括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乔治·戴利(George Daley);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马克·利皮西奇;以及布罗德研究所的免疫学家帕尔蒂斯·萨贝提。这笔资金来自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该集团一直在支持哈佛大学的一些项目,包括开设夏普中心(Sharpe center)。沃克说,该公司的投资并没有获得回报。
  有了1.15亿美元,80多名波士顿研究人员将合作解决COVID-19
  詹妮弗Couzin-FrankelMar。2020年6月5日下午6点40分
  美国80多名波士顿研究人员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将于今日启动,
  一项耗资1.15亿美元、由波士顿科技(Boston science)的重量级人物牵头、由一家中国房地产开发公司提供资金的合作项目,将于今日启动。该项目旨在应对迅速蔓延的病毒性疾病covid19。该项目汇集了该市许多顶级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员,以及Moderna等当地生物技术公司。领导这项研究的人希望他们能迅速将资金投入到研究中,建立一个新的样本库,这些样本来自受感染者和社区监测,科学家们可以迅速共享这些材料。他们预计,该项目将回答有关COVID-19如何传播以及如何最好地预防和治疗感染的关键问题。
  免疫学家布鲁斯·沃克(Bruce Walker)是艾滋病毒/艾滋病研究的领导者,他说:“是时候利用波士顿地区现有的所有知识了。”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拉贡学院院长;以及合作的联合负责人。他与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恒大免疫疾病中心(Evergrande Center for Immunologic Diseases)和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联席主任阿琳·夏普(Arlene Sharpe)共同领导了这个项目。沃克和夏普是周一在哈佛医学院会面的80多名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中的两位,他们亲自或远程(就中国的合作者而言)敲定了这项努力的细节,包括如何优先考虑资金需求。
  沃克和其他四人,包括夏普,今天下午在《波士顿环球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宣布了这个项目。参与合作的其他着名研究人员包括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乔治·戴利(George Daley);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马克·利皮西奇;以及布罗德研究所的免疫学家帕尔蒂斯·萨贝提。这笔资金来自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该集团一直在支持哈佛大学的一些项目,包括开设夏普中心(Sharpe center)。沃克说,该公司的投资并没有获得回报。
  应对迅速蔓延的病毒性疾病covid19
  布鲁斯·艾尔沃德向记者简要介绍了冠状病毒
  中国的积极措施已经减缓了冠状病毒的传播。他们可能不会在其他国家工作
  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呼吁记者
  为了迅速扩大冠状病毒检测,美国机构突然改变了规定
  查看我们关于冠状病毒爆发的所有报道
  作为周一会议的一部分,波士顿团队与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钟南山领导的中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次视频会议。钟正在帮助协调中国应对大规模爆发的非典疫情,并在2002-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担任科学带头人。(在中国政府允许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组织的一个国际团队于2月中旬访问该国之前,双方进行了数周的谈判,目的是提供专业知识,并学习该国应对疫情的做法。)
  对沃克来说,2月7日34岁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的死亡尤其令人担忧。李文亮因在2019年12月下旬提醒同事注意疾病爆发而受到处罚。沃克说:“我当时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医护人员死于流感。’”“这不是流感。”
  这项新研究的目标包括改进诊断测试、更好地建模以预测疾病将如何传播、了解冠状病毒的基本生物学特性以及它如何与人类免疫系统相互作用,以及开发新的治疗方法。沃克承认:“在优先竞争方面将会有挑战。”将由一组研究人员决定将资金投向何处。
  新的资金受到了其他研究人员的欢迎,特别是因为它来自一个非科学的来源——强化了COVID-19的全球影响,以及需要各种不同的来源来帮助对抗它。“这是非常积极的,”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的主任杰里米·法勒(Jeremy Farrar)说。正如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所做的那样,“我们需要私营部门加快步伐。”
  为什么国外将新冠病毒命名COVID-19。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流行病学家Sten Vermund说:“冠状病毒对房地产没有好处,”就像它对社会其他部分没有好处一样。
  该项目有许多优先事项,包括开发用于测试疫苗和治疗的动物模型,创建感染抗体测试,以更好地衡量病毒已深入社区的程度,以及准确地了解传播是如何发生的。
  沃克希望其他地区也能建立类似的合作关系,让研究人员放弃“体制忠诚”。他相信,本地战略是有潜力的:“我们彼此了解,”他说。“我们不能开始重组整个世界,但我们可以尝试重组波士顿。”
  最后,他认为使用慈善基金可以提供联邦资金无法提供的灵活性和速度。同样在今天,国会批准了83亿美元的紧急冠状病毒援助,媒体报道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将签署该法案。目前还不清楚这笔资金何时到位,特别是对那些可能需要撰写资助计划并等待审查的研究人员而言。沃克说,慈善基金可以让科学家“自行决定什么是进入新领域的最具催化作用的因素”。“我们不能靠联邦资金做到这一点。”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