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肺炎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伊朗的肺炎疫情到底有多严重?3月10日,一位伊朗电视台的主持人在节目直播中突然下跪,恳请老百姓们待在家中,尽量不要出门。他下跪的视频片段也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

  当我们将目光投向伊朗,不难理解这位主持人的无奈。截至3月11日18时45分,伊朗报告的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达到9000例。仅在过去一天,伊朗就新增了958个确诊病例。

  从0达到这个庞大的数字,伊朗只用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

  而在最近的公开报道中,伊朗各地的宗教场所仍在接受人们的朝拜。部分老百姓在疫情爆发后,仍然不管不顾地到处旅行。目前,中东地区的各个国家、中国甘肃、宁夏等省都相继出现了具有伊朗旅行史的输入性病例。作为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伊朗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病毒”火药桶,疫情扩散之快令人咋舌。

  我们这次将回溯疫情爆发的时间线,帮大家梳理清楚,伊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疫情爆发如此迅猛?

  2020年2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以南120公里的圣城库姆市,有两名年长的男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这是伊朗出现的头两例确诊病例。

  和韩国、日本、意大利等疫情同样严重的国家不同,伊朗最早报告的确诊病例并没有外国旅行史。

  但出现第一例本土确诊病例后疫情就会急转直下的规律,在伊朗再次被验证了。库姆市这两名年长的男子,点燃了伊朗疫情爆发的引线。

  一天后的2月20日,头两名确诊患者就因为“年老和免疫系统缺陷”医治无效去世。这一天,伊朗又通报了3个新增确诊病例,而远在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名19日从伊朗返回的女性新冠病毒测试结果呈阳性。

  然而在当时,还只有个位数的确诊病例,伊朗政府没有采取严厉的防控措施,只是对库姆市所有学校停课,并建议暂停当地的宗教活动。

  更何况,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2020年开年以来,经历了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被袭杀、误击乌克兰客机等事件,伊朗上空始终笼罩着难以散去的阴霾。对于这个国家来说,目前更重要的是激发民众的信心,让原定于21日周五举行的伊朗第11届议会选举投票正常举行。因此,包括伊朗首都德黑兰在内的多个城市,仍大张旗鼓地进行着选举活动。

  2月21日,伊朗第11届议会选举正式举行。选举在全国设立了约5.5万个投票站,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呼吁关心国家利益的民众要积极参加这一活动。当天,许多选民戴着口罩前往投票站,而部分药店的口罩和洗手液一售而空。

  卫生部官员Mohraza是为数不多在疫情早期发出警示的伊朗政府官员。她当时就提出,新冠病毒已经传播到德黑兰、巴博尔、阿拉克、伊斯法罕、拉什特等多个城市,伊朗所有城市都有可能沦陷。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关闭了库姆市所有学校和伊斯兰教什叶派的神学院,但对于其他城市地区还是没有任何阻断病毒的有效措施。

  伊朗著名的网评员Kashani还在社交平台上发出指责,称部分伊朗人散布冠状病毒恐惧打击民众投票积极性,这种行为“下流肮脏”。

  2月23日,首宗病例报告后的第五天,伊朗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3例。伊朗总统鲁哈尼终于指示卫生部长成立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

  2月24日,来自库姆的国会议员艾哈迈德·阿米拉巴迪·法拉哈尼宣称,库姆已经有超过250人被隔离,真实死亡人数至少有50人,死亡的最早日期可以追溯到2月13日。

  但是,这一说法很快被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哈利其称伊朗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3例,累计感染人数达61人,其中12人死亡。如果哈利其宣布的官方数据属实,截至2月24日,新冠肺炎在伊朗的粗死亡率已经达到19.7%。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哈利其频繁擦汗,还时不时地咳嗽。

  一天后的2月25日,哈利其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疫情数字还在继续攀升。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伊朗累计确诊病例已达到95例,疑似病例达到了900例。伊朗首都德黑兰所在的德黑兰省成为除库姆外累计确诊病例数第二多的省份。

  在这个时候,伊朗老百姓也普遍没有对疫情引起警惕。大家仍然正常地生活、工作,毫不担心病毒的影响。原本全国各项体育赛事已被停止,官方却突然改口宣布5人制足球赛可以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办。

  2月25日,凤凰网在伊朗的特约观察员印权斌拍下了德黑兰街头的视频,视频中社区商店都在正常营业,街上人来人往。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里,几乎没有人戴口罩。

  咖啡店老板的医护亲属告诉印权斌,年轻人抵抗力强,不必害怕病毒。而在视频中接受采访的一位在读博士生和一名翻译,都表示不害怕病毒,一切生活照旧。

  印权斌解释说:“老百姓经历了很多制裁、经济困难,疫情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事儿了。政府的主要态度还是把疫情当作一个普通流感。因为伊朗经济特别困难,如果对疫情作出过多反应,可能会对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在经济、社会稳定和公共卫生安全的平衡上,伊朗显然选择了前者。现在,伊朗正在为这个选择付出代价,影响还波及到其他很多国家。

  2月25日,巴林、科威特、伊拉克、阿曼、阿富汗、黎巴嫩6个国家的新增病例,几乎都与伊朗有关。2月26日,中国宁夏也出现了一例来自伊朗的输入性病例。

  而此时伊朗国内的累计确诊病例不到100例,却已经有16个死亡病例,粗死亡率显著偏高。

  伊朗官方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受到了来自不同机构的质疑。

  中国驻伊朗前任大使华黎明认为,伊朗政府在疫情初期隐瞒了感染的真实情况:“疫情在伊朗实际上1月就发生了,但形势的动荡使伊朗直到2月20日才公布疫情。2月21日,伊朗又举行了议会选举,大批民众上街投票。疫情发展这么迅速,我觉得跟这些情况都有关系。伊朗目前的死亡率在各国中是最高的,实际上的感染人数我想远不止这些。”

  在松散的防疫措施下,伊朗新增病例数加速增长。

  2月26日,伊朗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突破了100。

  2月28日,卫生部长纳马基指出,伊朗即将迎来疫情爆发的高峰,呼吁全体民众减少出行。当天,伊朗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了41年来从未中断的周五大礼拜,所有学校停课到3月2号。

  3月,伊朗疫情开始全面爆发。

  3月的第一天,伊朗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385例,第二天这个数据突破了500……短短10天,伊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增加了将近8千,从978飙升至8042。

  伊朗政府也没有逃脱病毒的肆虐,包括副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工业矿产和贸易部部长在内的多名高级官员出现在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名单上。此外,还有23名国会议员确认感染。而在因为新冠肺炎去世的人员名单中,不仅有前伊朗驻梵蒂冈、叙利亚大使,还有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数字的飙升,与伊朗终于开始采取严厉的防控措施有关系。伊朗在3月3日派出一支由30万人组成的特殊医疗队伍,对民众进行挨家挨户的检测和调查。这之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开始大幅度攀升,死亡率终于恢复到正常水平。

  3月5日,伊朗将学校及各种教育机构的停课时间延至20日,政府开始禁止官员进行国际旅行。由于多名议会议员已经感染,议会也将无限期休会。为了鼓励人们待在家,减少出行,伊朗信息通信技术部长将给每位民众100GB免费网络流量。

  但是,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朗政府对宗教活动的限制效果十分有限。尽管卫生部建议暂停宗教活动,但疫情发源地库姆以及各地的朝拜据点仍然对外开放。

  库姆被尊为宗教圣城,一直是什叶派穆斯林的学习和宗教研究中心。来自不同地区和不同国家的教徒频繁出入库姆,成为疫情控制的又一个不利因素。在周五的大礼拜活动取消后,有教士称,朝拜圣陵可以治病,因此仍然有人前往各地的宗教场所进行朝拜。

  3月9日,伊朗政府宣布受到疫情影响,将释放符合条件的7万名囚犯。这项措施的正负效应难以评估,但令人不安的是,这似乎说明疫情已经在监狱流传开来。

  伊朗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爆发的成因比较复杂,政治、宗教等各方的利益交织,这里不再赘述。

  我们更担心的是,面对严峻的疫情,伊朗的物资供应能力和医疗资源实在让人捏一把汗。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在2月26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伊朗每天可以生产200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防护用品方面伊朗具有一定生产能力,但需要进口一部分,而医用的N95口罩只能通过进口解决。

  伊朗总人口约8320万人,口罩等防护用品的产能显然难以满足。

  资料显示,伊朗全国医院共有13万张床位,40万名医护人员。将医疗资源数据平均在每个国民头上,平均每千人也只有1.6张病床。

  更不乐观的是,由于受到美国常年的制裁,伊朗的医疗设备老旧化十分严重。凤凰网驻伊朗的资深媒体人李睿在采访中提到:“伊朗现有的ICU加护病房内,有的连呼吸机等重要的设备都不能保证。医疗用品和药品的供应在伊朗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尽管美国政府一再声称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不包括医疗用品和药品,但美国实际上阻断了伊朗进行国际金融交易的能力,使得上述医疗物资无从获得。”

  好消息是,在2月29日,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团队一行5人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并携带了检测试剂盒等医疗援助物资。3月2日,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医疗物资也运抵伊朗,给伊朗带了1.5万人份的防护装备、10万份新冠检测试剂和一支医疗专家团队。

  除此之外,英法德等多个国家也表示会送出紧急医疗用品来协助阴霾下的伊朗控制疫情。

  而伊朗方面,政府终于下定决心严控疫情,全力出动了把持社会关键产业的特殊兵种——伊斯兰革命卫队来协调疫情下的全国物资供应、帮助发放卫生用品等等。在库姆,革命卫队也正在仿照中国修建“火神山医院”来定点收治新冠病人。

  3月11日,伊朗建立了拥有200个隔离床位的方舱医院来应对床位紧张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伊朗还将新开设14家医院。

  加缪在《鼠疫》中写道:“能够战胜瘟疫的,只有人类的正直。”而这种正直,更多的是来自每一个普通人在苦难下的团结与坚韧。

  再过10天,就是伊朗的新年。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取消了在Motahar Razvi陵墓的新年贺词讲话。在去年的贺词中,哈梅内伊说,伊朗成功抵挡住了来自美国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制裁压力,挫败了敌人针对伊朗的阴谋。但伊朗仍面临经济困境的根本问题,所以他把伊朗新一年的年度口号定为“增加社会生产”。

  把时间拨回1个月前,人们还在热切地期待着领袖今年的新年贺词,为过去一年的成果进行总结,同时给这个国家的2020年定下美好的目标和期许。但从伊朗目前的情况来看,人们对过去一年努力的嘉奖和对未来的期盼,或许都将被与病毒艰苦抗争的记忆所替代。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