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无数德国人痛骂的80岁老人,拒绝把新冠疫苗卖给特朗普

   近日,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足球界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被无数德国人痛骂的80岁老人,拒绝把新冠疫苗卖给特朗普多位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确诊,几乎所有主要比赛都全面停摆。但在这一片被动抗疫的消极新闻中,也有一些足球圈人士通过各种方式投入到了与病毒的战争里。

  比如,有一家名为CureVac的德国企业正在研究新冠病毒的疫苗,而他们的头号股东正是德甲霍芬海姆俱乐部的老板:迪特马-霍普。更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前些天提议以10亿美元买断这项疫苗技术,却被霍普严词拒绝。

  他说:“如果我们能成功开发出疫苗,那么绝不应该只用于一个地区,而必须惠及全世界的人们。”

  

 

  “特朗普的圈套”

  CureVac于2000年在德国图林根州创立,后来分别在法兰克福和波士顿设立了分部。这家公司的定位为“研究癌症等严重疾病的治疗,以及进行流感等预防性疫苗的研发”。

  主要股东分别是两个著名的基金会,一个就是霍芬海姆老板霍普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这是欧洲最大的私人基金之一;另一个则是著名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以微软创始人夫妻的名字命名。

  

 

  CureVac近年来成功研制了多种传染病的疫苗,在医学界打出了响亮的名声。这次新冠疫情,他们也迅速做出了反应。

  早在今年1月,新冠疫情的扩散主要还集中在中国境内的时候,CureVac就通过国际合作展开了对病毒的研究和对应疫苗的研发。到了3月,他们已经公开表示对疫苗研制的进展和未来充满信心,最快6-7个月之后就能完成测试成功上市。

  在疫情逐渐严峻的今天,这个消息就像给全世界打入了一针强心剂。

  但有的人却有着不同的想法。就在3月初,CureVac公司CEO丹尼尔-梅尼切拉和欧洲其他几个重要疫苗研发机构的高管一起,被邀请到白宫与特朗普及其副手彭斯见面。

  

 

  这次会面,很快引起了德国国内的强烈反响。

  《星期天世界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特朗普对柏林》的头版报道,通过内部消息披露特朗普开价10亿美元想从CureVac手里买断疫苗的专利,让这项技术“专为美国人所用”。

  路透社很快跟进,报道说美国正在考虑如何使用这项技术,并且不只是买断这一个疫苗,还正在以资金、房产、税收优惠等各种条件吸引整个企业的所有实验室搬移到美国境内。

  虽然美国政府很快就做出了回应:“我们只是与能够研制疫苗的企业进行了对话并且提供资金帮助,任何解决方案都会与世界分享”,但德国政府还是立刻就表达了强硬的立场。

  

 

  内政部长在新闻发布上说:“我已经从同事那里听了无数遍这个新闻,我们会立刻在政府危机处理会议上讨论此事。”

  卫生部发言人也说:“德国政府已经和CureVac进行了深入沟通,我们相信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制会在德国和欧洲获得成功。”

  自由民主党领导人指责:“这就是特朗普的圈套,完全是为了给选举拉票”。议会卫生委员会议员表示:“现在最重要的肯定是国际合作,绝对不应该是什么一国私利!”

  风口浪尖上的CureVac很快就做出了决断。

  

 

  3月11日,CureVac宣布梅尼切拉不再担任CEO。几天之后,头号股东霍普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了自己的态度:“如果我们想研发一种真正有效的疫苗,那么有些人除了伸出手保护他的人民之外,还需要团结更多的人。”

  此言一出,包括德国经济部长在内的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叫好声响成一片。

  霍普是谁?

  颇有些讽刺的是,霍普不久之前还在各家德甲俱乐部的死忠球迷那里被各种脏话轮着骂。

  

 

  为什么会这样?这就要从他的另一重身份开始说起了。

  出生在海德堡的霍普从小就对体育充满热情。少年时期,他先后在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的梯队和一家网球机构接受过青训。然而因为天赋有限,他没能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失望的霍普考入卡尔斯鲁厄大学学了通信工程,毕业后拿着键盘加入了IBM。

  1972年,他和四位同事一起离开IBM,创立了SAP。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他先后担任公司的CEO和监事会主席,帮助SAP一路走到上市并且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制造商。

  

 

  2005退休之后,霍普开始执行他在SAP时多次公开承诺的“回报计划”。

  他拿出了价值40亿欧元的70%财产,成立了前面提到的迪特马-霍普慈善基金,用于支持德国全境的体育、医疗和教育。该基金不止是收购了CureVac等医疗企业,同时也为很多德国大学的优秀学生和年轻运动员发放了奖学金。根据《福布斯》的统计,截至2019年,霍普基金会为公共事业和杰出个人已经无偿捐赠了超过7亿美元。

  

 

  与此同时,霍普也没忘了自己的体育梦想。

  在SAP担任CEO时,合伙人常说“他就像管理一支球队那样在管理企业”。退休后,霍普真的先后收购了足球、网球和高尔夫球俱乐部,真正实现了“当一个体育人”的最初梦想。

  其中最让他声名显赫的,自然是把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从第8级联赛一路推上了国内最顶级的德甲。

  从1990年开始,霍普为这家当年接受过青训的俱乐部盖起了两座训练场、一座青训中心和一个能够容纳3万名观众的现代化专业足球场。他还出资购买球员,利用私人关系协调赞助,这才有了今天球迷们熟悉的霍芬海姆。

  

 

  然而这种长达数年的投资,却给他引来了德国极端球迷的集体谩骂。

  德甲公敌

  在德甲和德乙,有一条非常出名的“50+1条款”。简单来说,就是无论企业或者个人收购了多少股份,球队都必须有超过50%的表决权在球迷会员的手上。

  这一条款保证了德甲和德乙俱乐部与球迷之间的紧密联系,票价始终保持低廉,队徽和代表色不会随意变更。但同时也限制了外来资本的到来,毕竟买个球队之后重大决定还要听球迷的,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烧掉的支票了。

  哪怕是收购家乡球队96%股份的霍普,也是从不受50+1限制的低级别联赛开始。后来霍芬海姆打入德乙之后,他也把自己的表决权改成了符合规则的49%。

  

 

  直到几年之前,他才通过俗称“拜耳条例”的豁免条款拿到了球队的控制权。这一条例的内容为:如果一家企业或个人连续经营球队超过20年,才可以不受50+1条款的限制,转为完全拥有俱乐部。

  但这一过程,始终被德国传统球迷视为“足球向金钱妥协”的代表。

  首先,他们认为霍普从低级别联赛开始曲线绕过50+1的做法,是钻了政策的空子。哪怕后来改成了49%的表决权,但受到霍普大量恩惠的霍村球迷几乎对他言听计从。

  其次,“拜耳条例”最初是为了沃尔夫斯堡和勒沃库森两家俱乐部量身打造的,原先有个“1999年1月1日之前”的时间限制和“一家企业(而非个人)”的主体限制,后来才逐步删掉。

  所以,极端球迷自从霍芬海姆升上德甲之后,经常竖着各种标语辱骂霍普这个“规则的破坏者”。

  

 

  尤其是维护传统最为坚定的多特蒙德球迷。他们换着法子辱骂霍普的横幅和口号,几乎一年都没有停过。

  而在去年年底,事态进一步升级。

  德国足协对辱骂霍普的多特球迷开出了罚单,禁止他们在接下来两个赛季跟随球队前往霍芬海姆的客场。这一决定,违反了足协此前对球迷“只处罚个人不祸及集体”的承诺,引起了其他球队极端球迷的剧烈抗议。

  

 

  拜仁、门兴、科隆等多家俱乐部的球迷都打出了辱骂霍普和德国足协的标语,还有瞄准霍普头像和足协LOGO的横幅,以此来表达对多特球迷的支持。这些行为导致了德甲和德乙多场比赛的中断,拜仁甚至在和霍村的比赛里用互相传球踢完了最后十几分钟。

  

 

  拜仁主帅弗里克在那场比赛里两次冲上看台,去阻止极端球迷的举动。他在赛后是这么说的:“我在霍芬海姆地区长大,认识了霍普超过20年。霍普为这里和整个德国付出了很多,他支持了癌症等很多医疗研究,每个举着横幅的白痴家里都肯定有人直接或间接受到过霍普的帮助。”

  随着霍普拒绝特朗普买断新冠疫苗的提议,他果然从“德甲公敌”变成了“德国英雄”。

  

 

  几年之前,霍普曾经被一家德国财经媒体评为“两德统一后全国最成功的企业家”。颁奖礼上,支持人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霍普是这么回答的:“努力工作,还有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选择。”

  努力研发新冠疫苗,拒绝特朗普的买断提议,一切如他所言。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精彩视频